代站长(军统平时工作穿军装还是中山装)

建站教程 2年前 (2023) admin
79 0

戴笠最早组织“复兴社特务处”时只有10个家伙,也就是后来军统内部有名的“十人团”,其名单之前的文章有罗列过。而到了1937年抗战爆发时,特务处总人数已经突破3600人,到了军统势力顶峰期的1943年,内外勤人数保守估计也在50000人左右,其他归军统掌握的特务武装不计在内,戴笠手下的人马也快有两个军的兵力了。所以在了解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就要理解军统这50000多人都是怎么样存在的。

军统平时工作穿军装还是中山装?

戴笠最早组织“复兴社特务处”时只有10个家伙,也就是后来军统内部有名的“十人团”,其名单之前的文章有罗列过。而到了1937年抗战爆发时,特务处总人数已经突破3600人,到了军统势力顶峰期的1943年,内外勤人数保守估计也在50000人左右,其他归军统掌握的特务武装不计在内,戴笠手下的人马也快有两个军的兵力了。所以在了解这个问题之前,首先就要理解军统这50000多人都是怎么样存在的。

军统人员的存在形式主要有以下几大类:重庆罗家湾局本部(含直属的特务总队、看守所、集中营等单位)、外省各区站组等分支机构(大区、省站、城市组)、由军统控制的公开军事和执法机构、隐藏在各行各业的特工和情报员、海外派驻情报机构。所以军统人员的公开身份是非常复杂的,而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每个军统特务都在脑袋上面刻着“军统”俩字。只不过,无论是如何形式存在的军统人员,在局本部都有档案,都要接受戴笠的直接指挥或秘密命令。

加上忠救军、中美合作所等武装,到抗战后期军统的整体力量已经超过了20之众,尚有被其策反可以间接指挥的伪军80万人,势力膨胀的非常惊人,也终于引起了老蒋的疑虑,抗战胜利之后军统裁汰整顿已成定局。戴笠摔死以后,改制最大的阻碍不复存在,因此军统的绝大部分人员都被剥离出来,安排进了“国防部二厅”、交警总局等部门,在编人员总数被压缩到6000余人,且更名为“国防部”。

一,局本部机关和直属单位。

军统局在秘书室(等于办公厅的性质,主任秘书郑,代理为毛)之下原来设有四个处,后经戴笠不断扩充发展到八大处,分别是(一)军事情报处、(二)党政情报处、(三)行动处、(四)电讯处、(五)司法处、(六)人事处、(七)经理处、(八)总务处,后期还曾经增设了训练处、警务处和布置处。实际上,上述八大处真正执行外勤任务的只有行动处和司法处,其他都是坐办公室的机关人员。

行动处主要负责军统的各种行动工作,同时还指导和协调各下属区站的行动工作,包括各级别的行动总队、大队、队、组等80多个行动单位,所以行动处和各区站的行动单位在执行公开任务时,是可以也应该穿军装的,以方便证明身份。但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不希望惊动对手的任务、以及敌占区的任务时,又一定是便衣出动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另外一个经常穿军装的是司法处,它下设审讯科和狱管科,也就是掌管军统秘密监狱、看守所、集中营的部门,这些单位的工作性质决定着,确实是需要着军装的。像电影《烈火中永生》里面的白公馆、渣滓洞等秘密看守所的看押人员,无论是历史记录还是老电影中,大小特务都是穿军装的,以便在囚犯和警戒部队的士兵面前区别和显示身份。

至于其他处室的机关工作人员,比如什么情报处、经理处和总务处什么的,其实大多数时间是穿便装的,基本是中山装为主,这从“军统四大金刚”陈恭澍的回忆里可以得到证明:“因为大家都穿中山装办公,而我却没有,想做一套也做不起,毛人凤看不过去,就把他穿过的一套送给了我”。戴笠也定过纪律,女性在单位不许擦烟抹粉涂口红的,所以影视剧里军统女特务一身军装花枝招展的形象,完全都是鬼扯,吸引眼球罢了。

(这已经是二厅的特派员了)

二、军统掌握的公开的军警和执法机构。

戴笠是很能抓权的,所以军统对能够伸进手的系统,都要插一杠子,因此其掌握的公开机构堪称多如牛毛,比如军令部二厅的大部分处室、水陆交通统一检查处、特种邮电检查所、财政部缉私署、货运管理局、陆军总司令部以及各战区各集团军的“调查室”、三军谍报参谋处、各大中城市警备司令部的稽查处、航空委员会调查室等等。

那么在这些单位存在的军统人员,其着装秉承“入乡随俗”的原则,也就是说,如果是在战区、集团军、警备司令部等军事单位,那就得“随大溜”每天穿着军装;如果是在检查所、缉私署、货运管理局等非军事单位,则以便装居多,或者身着这些单位的规定制服。换句话说,他们军统的身份是秘密性质,而日常着装则必须要符合自己的公开身份,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三、军统触角所能及的部门和机构。

抗战中后期,军统的海外情报站点也逐步建立起来,什么伦敦站、巴黎站、菲律宾站、曼谷站、腊戌站、仰光站、孟买站等等,仅在越南境内就开设了7个分站。同时,在有外交关系的各国中,也都有军统的专门工作人员,其实跟现在各国的情报工作,那么这些人身居国外,当然是什么服装都有,唯独不能穿军装。要说例外,那恐怕只有驻各国使领馆的武官了,如果恰好也是军统分子的话,则有条件着军装。

当然了,军统作为“”的直属单位,其正式人员都有军籍,所以拥有穿军装挂军衔的权力,只是平常所处情况不同罢了。如果是集中到局本部参加授勋、军衔晋升等活动,或者戴笠每年搞什么“四一大会”纪念军统成立等等典礼上,无论哪个领域的军统人员,都可以穿上军装来参加,比如《潜伏》里面余则成从敌占区回来受奖时,下面坐着的几乎都穿着军装。活动结束,分头回去原岗位时,继续遵循之前的原则。

四、改制的一些性质改变。

只接收了原军统“核心的秘密部分”,其他戴笠渗透进去而掌握的机关,统统被剥离了出去,所以方便穿军装的大多数调进了“国防部二厅”或者内政部交警总局,以军事情报搜集为主。而剩下的6000来人,基本以秘密侦察、破坏、监视等脏活为主,这样的工作性质决定着,他们绝大多数时间都不会穿军装,因此《潜伏》里面从站长到队长、处长、主任基本着中山装,其实是符合历史的,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也有不妥之处,一个是余则成穿军装的桥段太多,作为机要室主任和后来的副站长,他都没有这个必要;另外一个是戴笠来天津站视察时,只有余则成穿了军装,站长、马奎、陆桥山等人通通便装,这又是不合理的,在站里的机关大楼迎接戴老板,只有穿军装才能体现下级的军人属性和纪律性,再穿中山装有点随便了。

代站长(军统平时工作穿军装还是中山装)

美团外卖服务商怎么入驻?

手心里的有一个营业执照,从事餐饮服务的营业执照,这个可以去当地的工商管理所去办,很简单的。你要去医院办一个健康证,然后去工商管理所注册一个餐饮名称的小店。场地的话你可以是在加的话就不用合同,如果是租的话要上传一个租赁合同,还有营业执照的复印件原件,当然还有身份证的原件。要可以跟当地的美团外卖占点或者恶魔占点啊,找到他们站长,让他们安排人过来填写相关的资料上传到平台的系统,7天之后通过审核就可以正式上线接单。

很多人想象美团的商家是很赚钱的,其实这个要看个人的经营手段了啊,包括你的进货渠道首先一定要保证食品的安全的质量,第2个是卫生的安全,因为卫生的监督局会有备案,你有营业执照的话他每年都会有一次抽检,如果抽检到的话不合格,卫生质量差不合格的话会直接拉黑,永久性拉黑啊。所以美团商家一定要在质量保证上可靠,千万不可为了贪图利益而弄虚作假或者禁进一些假冒伪劣的一些食品,只要是出问题的话是要坐牢的。

商家新手入驻的话,他可能刚开始单量不是很高,有的人会恶意,但是有的聪明的人还会用啊,免费或者是让利给一些顾客或者让骑手比如说啊免费品请他们吃啊,然后让他们好评之类的,通过这种方法呢可以提高啊,一点点的销量也可以通过,打开。市场逐渐扩大份额。

如今大伯也瘫痪?

我丈夫八四年八月三号支气管扩张,从乡镇卫生院用救护车往医院送。救护车送到医院,刚住进急诊室一个小时不到,我二哥就骑自行车赶到医院。

我问二哥怎么知道的,二哥说,他去买东西听人说刚才救护车送走的是妹夫,所以东西没买,他就顶着火辣辣的大太阳往城里赶。然后问人,才来的病人只能住进急诊室,他就一个一个病房的找,才找到我们。我听了二哥的话,恨不得眼泪都要滴下来,这才是关心我的亲人。

我丈夫住院六天出院,回去又住到镇卫生院一个多月,我大哥一次都没去看,我大哥肯定知道我老公住院,因为我二哥告诉了大哥,但我大哥就没去看。我心里也气,大哥为什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自己妹夫生病住院一个多月都不去看望关心一下。这期间我父亲也去看了几次,我大哥大嫂都没去。

九月底的一天,我和两个同事在车站等汽车,遇到我大嫂,我大嫂问了一句话:“据说姑爷住院的?”我说好了。大嫂说:“倒好了,我还以为是癌症的。”我理都没理她,上车走了,同行的同事说:“你大嫂有没有精神病?怎么这样说话。”之后,我丈夫几次住院,我二哥去看,我大哥哥一直没去看过,其实我习惯了,去不去随便你。我也知道大哥的难处,一是有工作,二是有个强势又势利眼的老婆婆管着。

其实我哥那时是林蚕站的站长,大小也是官,条件比我好,所以我大嫂根本看不起我,嫌我穷。

后来林蚕站倒闭后,我大哥办厂,结果不赚钱,反而亏了好多钱。失去工作后,经济条件不好了,这时大嫂才不高高在上了。

大哥有钱时,我不去巴结你,大哥条件不好了,有时到我那儿去,我都给他几百元。逢年过节都会给他买烟买酒。过年还会包一千元红包给大哥。

一七年大哥老喊腿疼,我把他接到南京给他看腿,临走给大哥买了衣服鞋子,还送了礼物给他带回去。

二一年一月,接到大哥得了癌症的消息,立马第一时间赶回去看他,除了包钱给他,还送了礼物。后来又两次看望他,临终前还带着女儿专程回去看他,每次都给几千元。

有人说我对大哥大嫂太好了,不记前隙。我认为,尽管我大哥大嫂过去无情,但我不能无义,毕竟是一奶同胞,失去哥哥,就再也没有大哥了。做人要善良,冤冤相报何时了。

题主说你爸两次住院,你大伯不管不顾,这是你大伯做错了,作为自己的亲弟弟,应该第一时间去关心,看望。但你大伯不关心你父亲,也不去看望,缺乏同情心。作为兄长是不应该的,你有心结,情有可原。

现在你大伯瘫痪了,不能动了,作为侄子,你内心是不想去看望的,要不然你不会提这样的问题。但是孩子,我认为你大伯已经做错了,你不能像大伯一样也做错,你是小辈,要尽到小辈的情份,去看望一下大伯,这毕竟是有同一血源的亲人。

大家认为我说得对吗?

为何没被判刑?

是派遣军总司令,被视为第一号战犯,也名列远 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战犯名单之列。然而他却躲过了与甲级战犯、板 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一样被判处绞刑的下场,而且躲过了牢狱之灾。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1945年8月10日下午,南京中山北路的派遣军总司令部听到了日本投降的广播,犹如晴天霹雳。他当即发电报给日本的陆军大臣、参谋总长,表示要率领全体派遣军作战到底。这样的顽固分子,居然能被国民赦免???

笔者认为,这样的庇护主要还是为了利用其发动内战对抗解放军。

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后,准备效忠天皇,切腹。8月27日,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冷欣作为“前进指挥所”主任率领少数军官从湖南芷江先行飞往南京,部署接管南京以及洽谈日军受降事宜,一位神秘人物邵毓麟也一同搭机前往。

邵毓麟何许人也?此人为侍从室第六组少将组长,是身边的日本通,专门负责研究日本情报。1944 年底,派邵毓麟赴美国出席“太平洋学会国际年会”,此次会议的主题是“战后如何处置日本”。日本宣布投降以后,邵毓麟立即从美国飞回重庆。8月21日,邵毓麟前往湖南芷江,与日本洽降代表、日军总司令部参谋副长今井武夫秘密接触,就有关日军投降和对待问题达成某种协议或者说交易。

邵毓麟代表与的第一次密谈

邵毓麟在今井武夫陪同下,前往中央路龙公馆会晤。邵毓麟单刀直入地说“:目前战局已定,所在问题乃为善后之事,听说将军有以一死报国之念,其心情我亦能理解。然而作为日军统帅,这绝非一种负责的做法。日本侵华八年,民众死伤何止数千万,财产损失何止数千亿,如今贵方战败投降,将军不从赎罪着想,却置百万日军官兵和数十万日侨之生死于不顾,欲图以一死了之,这样做,如何对得起已宣布对日本以德报怨的蒋委员长和民众?更如何面对贵国忍辱负重的天皇和将军属下的官兵、侨民 ?”

冈村神色黯然地回答“:阁下说得有道理,我应该如何去做?”

邵毓麟说:“要求总司令官做到以下两点:

一、当前的首要任务, 应约束各地日军留驻原地,不得对正规部队再有军事行动;但对非蒋委员长统辖的任何部队,即新四军和八路军前来扰乱,则可以武力自卫,毋庸踌躇。

二、不能将武器、、装备缴予非国民党部队。

作为回报,蒋委员长开出条件:不以俘虏对待、处理日军投降的,由总司令官(冈村大将)属下的各级指挥官继续执行指挥权;并允许日军自身办理复员工作,方面则给予充分支持与便利,使日军、日侨的遣返能顺利进行。”

邵毓麟代表与的第二次密谈

8月30日,邵毓麟和进行了第二次密谈。根据邵的日记:“冈村大将已经决心负起结束战事的任务.......日方似已更深切了解我们的态度,因此我和冈村的第二次谈话,也比较更坦白自由了,内容也更广泛更进一步了。”

在他的回忆录上有同样的记载“侍从室邵毓麟来访,邵系熟悉日本情况的派,为我旧友,共进午餐,并就各项问题及日中之将来,肯谈约两小时。”

冈村还记载“邵毓麟来访,就上次所谈两国关系问题继续深入地交换了意见。他很理解我方的主张,对将来中日两国之关系尤多考虑,使我非常钦佩。”

何应钦代表国民接受日本投降

9月8日下午,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抵达南京。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下午一时在城内机场,迎接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何应钦是我好友之.....他是一个派,如今向这位亲密友人投降,是一段微妙的奇缘。”

1945年9月9日上午9时,在南京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日本投降仪式。坐在何应钦的正对面,仅在何应钦到达会场时,向何起立敬礼一次。仪式开始时,由日方总参谋长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代表冈村接过受降书,送给他签名盖章,再送呈何应钦收下。

冈村在当天的日记中记载:“看到我这位老朋友(何应钦)的肚量和品格,不禁想到,毕竟是东方道德。”据参谋透露的内部消息说,会场布置,最初方面为避免威胁感,拟采取圆桌,但由于美军方面的反对,才改为长方桌对立。”网村感慨地写道“从8月10 日以来到9月9日,所接触的方面要人的态度颇为,而又是向老友何应钦投降,从而产生一种轻松之感,在今天签字仪式上也未特别紧张和担心。”

日本投降以后,原“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改换为“战区日军官兵善后联络部”,的总司令改称为总联络部长官,投降的日本官兵不叫“俘虏"而叫“徒手官兵”。日军统治系统不变,允许日军前往领军需品,作为在特殊时期生活之用,同时还允许日本官兵在遣返时携带武器到乘船地区为止,以保证其安全。一切待遇不变,生活优渥。

同年10月21 日,何应钦单独会见,大谈中日过去不能“亲善”的错误,以及中日今后必须合作”的重要意义。

为了利用其而为岗村宁次的庇护

12月23日,在陆军总部接见,频频询问冈村“身体怎么样?生活有什么不便?请勿客气,向我或何总司令提出来”之类的话,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冈村在会见后又写下感想说:“蒋委员长始终面带微笑,和蔼近人。他特意安排了这次会见,以好意相慰,深为敬佩。”

直到1946年7月,在华的日俘已经全部遣返日本,及其联络总部的使命已经结束。这个时期,正是东京国际军事法庭大肆逮捕日本战犯加.以审讯判刑的,也被列入东京战犯名单之列,一旦遣返日本,自然难免和、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等同样的命运。但是国民党内部却做出决定:对等,藉口还有许多事未了,既不令其归国,也不予以监禁。从1946年 7月起,给以“联络班长”名义留在南京,并对外界封锁消息,禁止记者报道有关冈村的消息。

1948年,国民党当局将秘密转移上海,匿居在虹口黄渡路上一所洋房内,成了的秘密军事顾问。“ 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将其视为上宾,几次和冈村密谈,就有关防守长江的问题向其咨询,试图阻止解放军向江南挺进。

为了应付国内外的责难,7月5日,国防部战犯军事法庭派人到冈村的住处,面交了国防部长何应钦给战犯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的训令副本,内容为:(1)病已痊愈,对该俘的战犯嫌疑部分应该立即开始审理。(2)根据规定进行随时报告情况

7月12日上午9时20分,国防部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对前日本派遣军总司令以战犯罪进行起诉和法庭调查,检察官对他的作战经历及其对部下所犯罪行应负的责任问题提出质问,拒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并狡辩说即使下属有不法行为应由他们自己负责,与军司令官、方面军司令官和总司令官无关。

之后,被送往高境庙战犯监狱,但生活条件仍然相当优越。在公审前一天,典狱长孙介君来到的居室进行密谈:“蒋总统 本无意使先生受审,然考虑国内外的影响,不得不如此。但绝不会处以极刑。至于无期也好,十年也好,结果都一样,请安心受审。在受审时,对民众所受灾难要以表示痛心为宜。判决后可根据病情请求保释监外疗养,无论是审理和入狱只是形式而已。”

8月23日9时30分,军事法庭开始公审及其他战犯,邀集中外记者及驻沪各国领事参加旁听。由检察官宜读起诉书,对被告和证人进行庭审,再由辩护人进行辩护,从表面上看,法庭气氛相当紧张。公审结束以后,冈村心领神会地在日记上说“今日的公审,是考虑到对民众和国际的影响,是一次大型的公开展览。”

同年12月23日,日本战犯、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滕章等七人在东京巢鸭监狱被执行绞刑。司法行政部长主张参照与东京军事法庭量刑一致,以判处无期徒刑为宜,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按照侵华罪行,认为应当处以极刑,国民和外交部也对此予以声援。何应钦、汤恩伯等坚持主张将无罪释放。为此,负责审判战犯的军事法庭庭长石美瑜在年底愤然辞职,却未获批准。

1949年初,在一案最后公审前,国内形势已发生了急剧变化,下台,李宗仁代理总统。为了和进行和谈,他不得不接受方面的要求,命令将第一号战犯逮捕法办。却亲自电令石美瑜“据淞沪警备司令汤恩伯呈请,将宣判无罪,应于照准。”

1月28日,以发言人名义发表严正声明,严重警告南京:“你们必须将重新逮捕监禁,不得违误。”对于其他日本战犯“一概不得擅自释放或纵令逃逸,违者严惩不贷。”31日,南京发表声明,对中央发言人28日声明做出所谓答复,声称被释放是-一个司法问题,“完全与和谈无关”,拒绝重新逮捕等侵华战犯。同日清晨,和其他在押的日本战犯九人,连同其他侵华战犯二百六十人,在军事法庭的护送下,登上美国海轮“约翰堆克斯”号,从上海返回日本。2月4日,等抵达东京。

有什么下班可以做的副业兼职?

不管从事什么副业,都要对“斜杠青年”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下面我们来认识一下这个问题:一是什么是斜杠青年,二是什么是热门的优质“外快”有哪些类别?第三,认识斜杠年的本质,提升个人价值。斜杠青年的局限性。

斜杠少年是什么

在企业中,我发现通常有两类员工。一类是勤勤恳恳的员工。领导者交代的事情,他们会加倍努力去做,可以做到事事有结果,件件有回应。在晚上,公司里点灯加班的人,大部分也属于这类员工。

这样的员工呢,一般都受到企业的赞扬。在一次大企业的年会上,我看到过这样的表彰环节。杰出的员工在台上激情演讲,分享业绩,感谢公司及领导。当领导讲话的时候,也会热情的赞美他们,希望所有的员工以他们为榜样,多创造业绩。

与此同时,还有一群完全不同的雇员群体。她们坐在台下,自顾自地刷着手机,对台上的赞扬毫不在意,仿佛这些赞扬和荣誉都与自己无关。不管是赞美还是奖赏,都不能激起他们一点兴趣。有没有这样淡泊名利的同事?

从表面上看,这些员工得不到公司的赞扬,肯定是因为不够好。但是,事实是这样吗?你会惊讶吗?如果我告诉你,他们的收入可能是在台上表现出色的员工数倍?

事实上,这类人就是传说中的“斜杠少年”,也是现在十分普遍的一种社会现象。经过多年的职场磨合,我们很容易发现,许多职场的「老油条」,都有自己或明或暗的赚钱路径,而且往往都是隐秘的。这几个行业带来的利润,甚至可以超过其本职收入。

因此,我们应该从什么角度来理性地分析“斜杠少年”这一现象?在这节课上,我将向你介绍金融思维中的三种思考、非商业收益和斜杠青年。

“冰山效应”通常并不像它看起来那么简单。许多我们可以看到的简单结果,其实在其背后有着庞大而复杂的运动系统。

「营业外收入」会让我们了解企业以外的收益。

“斜杠少年”这一概念,让我们能够看清那些并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而是选择多种收入、多元化生活的人群。

通过这三种思考,我们可以真正看透我刚才提到的职场“二流”。以下我们举一点例子,用以上三种思考来揭开职场中斜杠年轻人的秘密。

一,三种思维

I.冰山效应

工作场所是一座冰山。海面只露出了冰山一角,而下面的部分却常常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许多能人,都是在工作场所之外经营着自己的一些生意。邻家李总利用工作空闲时间炒股;楼上张总,在海南投资地皮;运营部孙总,利用自己的广告媒体资源,帮朋友介绍了很多业务。即使是公司的前台,也在悄悄地为大楼里的健身房做引导者,赚到一大笔顾客推荐费。

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在工作上总是显得比别人优秀。事实上,我在用全力工作,而别人只用了一部分力量。在这样的比赛中,我自然显得优秀。但是人们在工作场所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许多能人都有自己的斜杠系统。这一体系神秘而庞大,优秀的雇员永远也看不到它。

那么,我们该怎么去认识水面下的那些像冰山一样的斜杠生意?

第一,意识到打折生意存在后,要用心观察。大多数人实际上并没有这种意识,所以当你注意到存在于水面之下的巨大冰河时,就已经比普通人拥有了更多的优势。

第二,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就是我们可以与年长10岁的前辈多沟通。就斜杠业务而言,前人往往比您多一份实践和实战体会。假如他愿意带你一起干,你肯定会出人头地。

最后要特别提醒的是,身为青年人,在对冰山下面的冰山怀有向往之心的同时,也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这是职场人最基本的职业素质。

在谈到工作场所的冰川效应后,我们再讨论第二个重要思考:非营业收入。

㈡非营业收入

前几天工作过的一组,老板比较低调,就算家境不菲,开车上班也不会太奢侈,顶多是宝马、奔驰、奥迪等平民豪华品牌。一天,一辆豪华的保时捷跑车出现在草坪上,一下就成了街上最亮的一辆车。人人都在议论,这么高的跑车,是哪个领导买的?

经过一天的讨论后,终于发现,跑车并非某个领导,而是平时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她具体负责什么业务。人人都在说,小姑娘也不像富二代,哪来那么多钱买豪车?

本来啊,她利用空闲时间,投资了许多另类加密资产项目,在牛市赚到了成百上千倍的收益,赚得比某些领导者还多。

例如,有一次,我与一位领导单独吃饭。他喝了点酒,对我说了几句真心的话:自己是个大男人,人到中年,混日子不如小女孩。听到他的抱怨,我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这位姑娘,年纪轻轻时,通过投资,得到了工作以外的其他收入,我们将其称为“非营业收入”。字义很好理解,指的是在主营业务之外的收入。

工作中,我们把时间卖给公司,这是我们的主要业务。在工作之外获得的收入,就是非营业收入。

此时此刻,我不鼓励每个人都参与那些非主流的投资项目,而是通过这个真实的故事告诉大家,营业外收入有时甚至可能超过工资。并且,它为我们在工作岗位之外寻找突破指明了方向。

所以,有了以上认识,我们该如何开拓自己的非营业收入呢?

一是要主动地观察和分析自己周围的高级职场人士,了解他们经营的非营业收入。周围人的资源,和自己的资源大抵相似,所以很有借鉴意义。

第二,应将这些营业外收入进行分类,分析各类营业外收入在效率方面的差异,从而选择适合自己的。例如,有些人适合做投资,但另一些人很难承受投资风险,那就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做一些简单的兼职。

谈到冰山效应和企业外收益,我们首先介绍一下本文最主要的思考,斜杠青年。

(三)小斜杠

本人认识一位从事房地产的大学教授,在教学中,他在微博上撰写文章,向网友普及房地产投资知识,涨粉甚多。到了将近一百多万名粉丝的时候,教授开办了房地产投资培训班。

很多球迷参加了这项昂贵的培训课程,也确实得到了一些帮助,在房地产投资中获得了一些收益。渐渐地,一些学员在投资之前会咨询教授,希望他能推荐几个好的楼盘来投资。

因此,这位教授开始了手房销售业务,足迹遍及全国,甚至涉足海外。许多人从教授分享的投资理念中获益,教授自己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

从这个例子中,你能看出教授做的生意有多少吗?事实上,除了在大学任教,其他的事情都属于教授的“斜杠生意”。

“slash”一词,来源于英文中的“slash”,意思是标点符号中的斜线。作为一种生活,它在行文中用于隔开一个人的多重身份,因此它也是指一种不能满足“特殊职业”而选择多重身份的生活。

“斜杠少年”一词,有两个关键点。一种是“斜杠”,这并不是说,一个人应该追求多少种不同的生活,多少种不同的身份,而是强调在多重身份后面会带来多种收入。要明白,正因为有了多重收入,我们才愿意扮演和接受多重身份。

“年轻”是第二个要害。为什么是年轻,不是中年,老年?这是因为年轻人正处于财富积累的初级阶段,客观上对积累财富的要求非常强烈,而斜杠式的生活,正是满足了年轻人的这种需要。

有多种收入,是斜杠青年的必备条件。上例中,教授的工作是大学教授,其次是微博上的一位网红,再次是培训教师和组织者;最后,他还是一个房地产项目的经销商,为开发商卖房子。也就是,教授有4种收入:大学教授的薪水,微博的广告收入,开办培训课程的学费收入,房地产销售的佣金分成。

尽管这位教授已不属于青年,但他充分挖掘自己的潜力,承揽多重身份,塑造多股营业外收入,那么,他就是斜杠青年。但是,作为年轻人,我们更应该拥有多种收入。究竟该怎么办呢?

第一,要梳理各种类型的斜杠业务。今日篇幅有限,在后面的课程中,我将与大家一起完成这个梳理,请大家务必关注我的更新。通过对这些斜杠业务的了解,你可以选择其中适合自己的业务,来塑造属于你的多重现金流,成为一个充实而快乐的斜杠少年。

听了,你一定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同事都坐在台下默默地刷手机。有可能,她们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经营着自己的斜杠生意网络,拥有多种收入来源,而且,他们的非营业收入也很可能超过他们的收入。这种人很多,平时很低调的,赚起钱就不一样。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3年1月9日 pm3:15。
转载请注明:代站长(军统平时工作穿军装还是中山装) | 热豆腐爱做网站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