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站长代表发言稿简短(你曾经因为喝醉了干过什么事)

建站教程 2年前 (2023) admin
79 0

在我八岁那年,有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老远就看到我们家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在往里看着什么,最关键的是还能听到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

你曾经因为喝醉了干过什么事?

在我八岁那年,有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老远就看到我们家门口围了一大群人,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在往里看着什么,最关键的是还能听到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

我的心里不由得就是一惊,心想:完了,完了,我们家肯定是出大事了,不然这么多人围在这里看什么?为什么还有哭声呢?不会是谁死了吧?

爷爷死了?

不可能啊!我中午吃了饭背着书包去上学的时候,爷爷还坐在门口抽着他的大烟袋呢?

那么是奶奶死了?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我临走的时候,明明看到奶奶背着篮子去了菜地了。

那么到底会是谁死了呢?

我一边想,一边加快脚步往家赶。不管是谁死了,都是我接受不了得。想到这里,我眼泪就忍不住顺着眼角开始滑落下来。我的脚下已经从走变成了奔跑了。

两分钟之后,我一边哭一边低着头挤进了人群中,当我感觉到前面已经没有阻力了的时候,知道我已经接了进来。

我抬头一看,眼前的一幕把我给彻底惊呆了。

只见爷爷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柳树条子,使劲的抽着我小叔,一边抽一边嘴里还骂道:“你个逆子,我叫你咒我死,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在看我小叔,他脸上红彤彤的,满身酒气,此时正抱着我爷爷的腿,任由柳树条子抽在他背上,却丝毫不为所动,哭着喊着:“我爹死的好惨呐,我以后再也没有爹啦。”

看到这里,我竟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我小叔这是醉成啥样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你喝醉就喝醉吧,抱着亲爹哭爹,这算哪门子事呢?这要是不揍你,那你不是要上了天。

小叔被爷爷揍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没人敢拉。因为就我爷爷那个臭脾气谁拉谁跟着一起倒霉。

就在这时,我奶奶背着竹筐从田里回来了,她挤进来一看到这情况,马上把竹筐一丢,伸手一把从我爷爷手里夺下那根柳树条子,对着我爷爷的小腿就抽了下去。

奶奶一边抽,一边骂爷爷:“你这个老不死的,你跟个喝醉酒的人计较什么?他喝醉了,难道你也喝醉了。”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阵哄堂大笑。

我爷爷被我奶奶这么一骂,马上就不吱声了。要说爷爷他可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被我奶奶骂。只要我奶奶一骂他,爷爷马上就蔫了。

正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奶奶看爷爷不吱声了,于是调转方向给我小叔两个嘴巴子,嘴里骂道:“喝喝喝,喝不死你。酒比你爹都亲。再给你喝二两,是不是连一起哭?”

奶奶骂完冲着一直站在旁边不敢出声的小婶子说:“你还在看什么,把他拖回去醒酒去。等他酒醒了告诉他,万一真被他给哭死了。看他怎么后悔去?”

小婶子听到奶奶这么说,赶紧蹲下拉过小叔叔就要往家拖。可是她一个女人家,哪里能拉的动一个喝醉酒的大男人,试了几次,小叔叔趴在地上纹丝不动。

这时,几个邻居率先反应过来了,招呼了一声:“大家搭把手。”于是,几个人把小叔叔连拖带抬,弄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刚推开门,就看到小叔跪在爷爷的门口,一脸的虔诚。

奶奶站在旁边把他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爷爷则铁青着脸,坐在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他的烟袋锅,一句话也不说。

后来,小叔因为这件事被村里人取笑了半辈子。

那一年,小叔叔34岁,爷爷62岁。

今年,小叔52岁,爷爷80岁。

直到今天,我们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们这些晚辈偶尔还会拿这件事跟小叔开玩笑。

每次,当我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小叔总是嘟囔着说:“话都是反的,都是反的。”

每次他这样说的时候,都会引发大家的哄堂大笑。

写在最后:

喝酒这件事,

永远是小酌怡情,大喝伤身。

如果再一不小心整出个笑话来,就要像我小叔一样要被人笑话一辈子了。

所以,白酒虽好,切记不要贪杯。

你喝醉过吗?干过什么刻骨铭心的事吗?

LUCAS妈妈微博惨遭爆破?

所谓人红是非多,作为去年斩获S8全球总冠军的IG战队,自从在今年MSI折戟之后,便一路坎坷,俨然已经让人们无法相信这是那只获得S8全球总冠军的IG战队。先是从宁王分手风波开始,DUKE要回国服兵役,紧接着宝蓝沦为替补位,还爆出宝蓝要换队的新闻,而且宝蓝要走的话,JKL也会跟着一起走,上单的THESHY也表示要休息一段时间重新找个队伍打比赛。只有中路的ROOKIE还在苦苦支撑IG的大旗。

LPL夏季赛刚刚开始,IG战队的状态也引来了粉丝们的不满,全队低迷,不在状态。开赛两场比赛,第一局艰难赢下DMO战队,第二局0-2惨败LNG。而无一例外的这两次比赛宝蓝都没有上场,而是从IG青训战队IGY战队升上来的辅助LUCAS作为首发辅助出战的。由于这两场比赛IG战队发挥实在让粉丝无法接受,而新人辅助LUCAS的战绩以及水平也饱受诟病,自然就成为了新一代的背锅侠。

就连LUCAS的妈妈在微博中的发言也惨遭水友爆破。因为LUCAS本身不怎么用微博,所以广大网友的怒气就全撒在了的微博上面。下面评论意见非常一致,就是希望LUCAS早点离开IG首发辅助,让宝蓝赶紧回来。不过站长还是在这里提醒广大网友们,毕竟谁上不上场也不是选手自己说了算,还是要听教练的安排。选手的家人就更加无辜了,家人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表现更好,能够得到观众粉丝们的认可,也是对自己的一点欣慰,毕竟家长们都是望子成龙的。

那么说到上不上场,让谁上场的问题,就要说说IG的教练了。之前IG的193教练一直对IG的各个队员有比较清楚地认知,知道每个队员的优缺点,从而取长补短,让队伍发挥最大的战力。在对队员的评价中尤其夸赞了JKL,而对于宁王以及THESHY的一些问题也非常明确的指责了出来,而且也准备了一套让队伍更加团结的打法。但是在今日IG微博宣布193教练暂时伤病休息,由MAFA来进场上BP。这就不得不让人们想到别的地去,毕竟教练和选手不一样,哪怕是有一点小病也是不耽误上场BP的,无非就是因为最近IG的战绩实在让人看不下去,而且之前在MSI的一段黑料也被爆出:在MSI期间,IG战队的数据支撑一直是由PENTAQ来提供的,然后在比赛期间,193教练竟然不仔细阅读PENTAQ提供的赛事数据,直接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导致IG输掉了比赛。其实不管这些爆料是不是真的,只要带领队伍输掉了比赛总要有人来背锅,目前IG战队队伍内部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也许才是193教练没有上场的主要原因。

今年的夏季赛,IG战队的状态确实令人堪忧,面对即将要开展的洲际赛,昔日的冠军战队不知道还有几成把握。从近期的战绩来看,IG确实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内部事件。希望能够尽早处理好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以更加完美的状态迎战接下来的洲际赛。

你们认为IG战队目前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呢?

怎样在遇到问题时淡定自如?

关于淡定,我一位老哥写母亲的文字,也许能回答,也许能从中得到一点启发!

我的母亲是好人

丁进华

《一》

一九九九年深秋,五十三岁的母亲撇下我们兄妹几个,走了,去了她的天国。

母亲是山西人,出生于柳林县西王家沟公社西王家沟村。

母亲六岁时,父母先后离世,只留下了她和三岁的弟弟。那时候大约是一九四二或四三年,社会上没有什么生活保障体系,亲戚日子也过的异常艰难,便将母亲送给了距离西王家沟村几公里的车家沟村的一对农民夫妇,成了车家的女儿。

母亲的养父是一个盲人,养母是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因一直未生育,才收养了母亲。给母亲起名叫车应莲。

三岁的舅父先被一户人家抱养。起先,这户人家对他不错,一年后,这户夫妇生下了自己的孩子,便冷落了舅父。经常殴打他、不给他饭吃。

母亲得到消息后,跑到舅父生活的这户人家中,将自己的亲弟弟带到了临县的马家山村。这里,有他(她)们的外婆。

她们的外公早已去世,外婆常年有病,日子过得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

母亲将鼻父安顿给外婆,让给找一个好人家,给人家为儿,逃一条活命。一个月后,舅父被另外一个村子的陈姓人家收养。起名陈茂琪。

母亲从六岁开始生活在车家,一直到上学、工作。

车家沟村是一个有近一千口人的大村子,村里有小煤窑。

她的养父兄弟七人,他排行。我六岁随母亲走外婆家时,外公、外婆尚健在。

外公家老大当了红军,后职至营长,从队伍上退下来了。老三后来也参加了革命,转业后在柳林县化肥厂当厂长到退休。老四到了部队后职至团政委,转业于陕西安康行长,直至退休。老五在部队上职至营教导员,遇部队号召回家乡、建设家乡,便回到了车家沟大队,带着老婆、孩子和部队奖的一只大绵羊回来了,当了大队党支部书记,直到七十多岁卸任。老六和老七解放后都参加了工作,直到退休。

母亲说,虽然是养父母,但父母对她很好,还供她把小学上完了。给她找了一个在陕西延安工作的刘姓小伙子成了家。于是,她也到了延安生活。

到了延安后,正好遇上商业部门招工,她就被招到了延安县(现在的宝塔区)商业四门市当了售货员。因为当时识字的人少、会打算盘、记帐的人更少,不久,她就成了这个门市的会计。再后来,她被提拔成了副经理兼会计。

母亲的一生是不幸的一生。

母亲与她的第一个丈夫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男孩,丈夫便夜不归宿,撇下娘俩不管了。不久,俩人办了离婚手续。

不久,遇到了父亲,便走到了一起,第二次成家。

当时,大哥只有一岁多点。

母亲常说,虽然父亲脾气不好,经常殴打她,但当时对大哥当成自己亲生的,没有看成是迁家儿,她很感激。

两年后,父亲、母亲有了属于他们自己共同的孩子,我二哥。三年后,在延安的西沟山上,生下了我。

在我一岁左右的时候,母亲的门市上一把卖价八毛钱的算盘丢了,有人举报说是母亲偷偷卖了,自己拿钱了。商业科(即现在的商业局或商务局)的人找母亲谈了很多次话,要她承认自己贪污了八毛钱。但母亲坚持自己的话,没有的事情,自己没有贪污。

当时正在运动中,县上催商业科,要在运动中抓出一、两个坏人来。商业科便将母亲这个副经理兼会计报了上去。很快,县上批复:开除。

就这样,母亲被开除了,失去了工作。随之,母亲和我们兄弟的户口被迁到了父亲的老家,陕西省宜川县集义镇曲里村。

在我三岁时,母亲生下了我的妹妹。

父亲在延安地区建筑工程总公司工作,母亲带着我们兄妹四人在老家生活。有诸多不便,生活上无法照顾家里,便通过朋友将我们的户口迁移到现在的河庄坪镇若寺湾村。

一九七二年春,我们来到了我的第二故乡若寺湾村,当时我虚岁八岁。​​​

《二》

一九七二年,是大集体的时代,也是有人情温暖的时代。

来到若寺湾村,一切都是生疏的、陌生的。

一辆手扶拖拉机拉着简单的行囊、拉着母亲和我们兄妹四个,父亲骑着从单位借来自行车,经河庄坪,从解家沟村入沟,沿小河一路蜿蜒,来到了若寺湾村。

开手扶拖拉机的人姓任,叫任生富,数年后当了大队长、村支部书记,干了二十多年。

因为是新安的户口,在若寺湾村,没有我们的住处。当时村上的书记姓贾,在我们到来之前,已经在前庄大队的十一孔窑洞里腾扫出一孔让我们一家人住。当天晩上就在任家吃了饭。

吃完饭,母亲带着我们回到了我们的新家,开始收拾东西,铺席、铺褥,整理家里。

其实,当时家里什么也没有,除了一只老式箱子之外,就是一家人简单的衣服,从城里带来的十几斤面、一袋玉米面、一点小米。大概够吃十来天。

新家是一孔丈窑(即窑洞净宽为一丈,合三米三三),深浅大约六米左右。靠窑掌是一盘通炕,有一根杨木或是柳木炕栏,没有油漆,被虫子蛀的斑驳零离的。进门左手是大队里留下的一张老式课桌,右手是窗户。窗户上的麻纸已经没有了。再往里走便是一盘土炕。带来的那只箱子便放在右手的地上。

一大排十一孔窑洞的院子里,还住着另外两户安户不久的人家,还有三位知识青年。两户新安户分别是景润月家和任学录家。知识青年有两个是北京的,一个叫蔡庶、一个叫魏杰军。另一个叫王延林,是延安商业系统的子弟。

当晚,父亲与村上干部、任叔们喝酒,母亲收拾完家里后,又与两个哥哥糊了窗户。

安排我们睡下后,母亲一直等到父亲喝完酒回来后,才入睡。

第二天,村干部来到我家,叫上我父亲、母亲、大哥,还叫了两个社员,到大队的粮食仓库里给我们借了两石多各种粮食。而几户社员送来了一些洋芋、酸菜、红薯。

老段家的老三(现在是我的妹夫)来了后叫我们几个兄弟上山去砍柴。因为没有柴,无法做饭。我们几个便跟着一起上山去砍柴,砍了些虽然看着是湿的柴,但能烧的柴,背了回来。

这样,我们的新家就立起来了。

下午天快黑的时候,父亲骑自行车去城里上班去了。家里,母亲便带着我们一起生活。

大哥去了河庄坪乡上上初中,我跟二哥在村里的小学上学。

母亲被大队安排在大队的缝纫组和另外一个女社员踏缝纫机给社员们缝补衣裳,挣工分。

缝纫组就在我们住的院子里,独占了一孔窑洞。院子里还有大队的幼儿园,社员所有的还不能上小学的孩子全都在这个园里,大概有三十几个。

母亲不仅和善,而且手也很巧。在困难的年代里,把野菜、粗粮做成了一种种美食,喂养着我们兄妹几个。

不长时间,母亲的善良、手巧便在周围村庄里传了开来。于是,遇到雨天、甚至正常上工的夜晚,村里、甚至村外的婆姨们到我家里来,让母亲给铰鞋样、裁衣服。母亲也是谁来都给做。

一九七四年,公社来人了,说不让社员住大队的窑,母亲便借了同村一户姓李的社员的窑洞,搬了过去。

这是一个一前一后有过洞的土窑洞,陕北叫过洞土窑,其实就是两孔窑洞一个门。后窑也有窗户。

在这两孔窑洞里,母亲生下了我的弟弟。弟弟比我小十岁。

《三》

三男一女,四个孩子,再加上一个,家里的日子过的确实很艰难。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不到四十元,付过伙食款,再抽烟、喝酒、喝茶,一个月下来剩不了几个钱。大哥初中毕业后回乡参加劳动,工分挣的低,二哥和我上初中,妹妹也上了学,母亲要照顾,日子过得恓惶。

一个星期六,父亲坐着一部吉普车回来了。开车的是一个姓高的叔叔,是给地区农业局下面的一个什么推广站的站长开车的。在家里住了一晩上,第二天吃过早饭,父亲说日子太难过,把送给高叔叔家养。高叔叔两口子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孩子,弟弟去了一定会过上好日子,受不了罪。

母亲一听说要把送人,便哭了起来。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胆子,对父亲说:不行。我们可以少吃一点,放了学出去多拾些粪,交给大队换工分,不穿新衣服。但是要把弟弟送人,我就走出去,不回家了。

母亲便搂着妹妹、弟弟,哭的更厉害了。

父亲有些恼了,地看着我。我知道,我又快挨打了。

但我从小就是个倔脾气,宁可挨打,但绝不服输,而且跳皮、捣蛋、经常和村子里一般大小的孩子打架,也不怕挨打。

高叔叔看着这个场面,笑了笑说,哪就算了,我们再看看其他人家的孩子有没有送人的。

当天,父亲就坐着高叔叔的车走了。

高叔叔走的时候,放下了十块钱,让我们买点黑市粮,补一补粮缺。

父亲这一走,一个多月没有回来。

一九七六年夏天,雨格外的多,而且一下就是大雨、暴雨。许多土拍的梯田塄都塌了,许多路都塌了。

一天晩上,下着暴雨,母亲和我们早早就睡了。半夜时分,我们被母亲喊了起来。起来一看,家里炕上、地上全是水。仔细一看,盖投灶的小石板不见了,水从投灶里直往出冒。

母亲抱着弟弟站在坑上,弟弟哭个不停。

我们起来后,让母亲到邻居家去躲一躲。几个人拿着镢头、铁锨,打上手电筒、提着马灯,淋着雨爬到脑畔上查看,才发现几天前修好的水路被山水冲坏了,土烟囱被山水冲烂了,便从烟囱中冲到了家里。

兄弟几个急忙重修水路,把水拨到了大水路里,在烟囱周围堆起了高高的土围子,才回到家里,点着油灯收拾家里。

母亲在邻居家里哄弟弟睡着后,让妹妹照看着,也回家收拾家里。

天亮时,才把家里收拾干净。

也就是这一年,、、三位伟人相继去世。

《四》

​​​一九七六年,是不安稳的一年。但这一年却意外地获得了粮食的大丰收。因为雨水多,滴籽成苗,于是,不管是山地还是梯田地、坝地,甚至当年掏出来的荒地,庄稼的长势都异常的好。

夏天,虽然山地麦子让山水冲了,但麦子个子高、麦穗长又饱实,获得了一个大丰收。

大队里收割了麦子,在场上打好后,便给社员们分了粮。社员们高高兴兴地从场上背回了分给自家的麦子。

分粮是按照人囗、工分两种比例计算分的。我家也分到了一石二斗多麦子。

兄弟几个把麦子从场上背回来,母亲便让我们去磨房加工了二斗麦子,准备好好吃一次。

若寺湾村当年在周围的村子、甚至全公社都是粮食多的村子,村上还放了五、六群羊,每群大概有一百多只,专门派几个社员放羊。这下,新麦子下来了,大队里一次就杀了十几只羊,按人口分给每家每户。

我们家也分到七、八斤羊肉。

母亲便让去城里办事的村干部捎话给父亲,让他回来吃羊肉。

父亲骑自行车回来了,母亲便蒸了一大锅白面馍馍,做了羊肉,一起吃。

母亲从小吃素,从不动荤腥,便给自己炒了两个鸡蛋。

我和二哥上初中时,没有去乡上的中学去上。在距离若寺湾村十里地的刘兴庄村,由若寺湾、贺团峪、崔家圪崂、杨老庄五个村子合办了一个戴帽初中。乡上派了一个叫解(hai)莲芳的公办女老师来当校长,杨老庄村派了知识青年刘丽萍、崔家圪崂派了知识青年袁晔、刘兴庄派了知识青年张大庆、贺团峪派了知识青年王延平、我们村派了本村从延安中学毕业的叶新明。这些人便成了我们的老师。

在这些老师中,王延平的文科学的很好,课也讲的好;刘丽萍的父亲是延大的教授,数学讲的也很好;袁晔是讲物理、化学的;张大庆教体育;叶新明教政治和其它。

虽然已经结束,但由于学校老师闹派性,一部分学生便在个别教师的唆使下斗争老师、开会斗争。

刘丽萍是第一个被斗的,接着便是王延平、袁晔。这样,学校便无常上课。

王延平和在若寺湾村下乡的王延林是伯叔兄弟,就是堂兄弟。而王老师那里有许多书,比如巜红岩》、巜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巜野火春风斗古城》、《艳阳天》等。我便到他那里借书看。

王延平老师很热情,不但借书给我看,等我看完还书时,还问我看完后有什么收获,又让我写下来,给我指导。

后来我能写出文章来,与这个时期读了好多书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回家后,把学校的情况学给母亲听。母亲告诉我们:“不管人家咋介斗,你们不要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后来,也上了村里的幼儿园,母亲便又开始劳动,这个时候,大队的缝纫组只留了两个妇女,母亲便与其他社员一起上山劳动。

一九七八年,母亲和父亲商量了一下,决定打几孔土窑洞。

这时候,任生富已经当了村支部书记,便批准我家在村后湾子的一道小弯坡上打窑。

这年,我家打了两孔土窑洞,打好之后,便搬入自己家的窑洞里。

次年,大哥结婚,分家立户,过起了自己的日子。

二哥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回大队劳动。先是在大队林业组,后来又被安排去放羊。

我考上了高中,去城里第二中学上高中,住在父亲的宿舍里。

妹妹在乡上上了初中,次年,转入第二中学上学。

日子好过了,父亲的工资也调到了四十八块多;家里二哥、母亲两个人劳动,挣的工分也多了,到了年底,还能从大队里领几十块分红钱。

这个时候,母亲兼了大队的接生员,每年乡上䃼几十块钱、大队又䃼点工分。再加上母亲手巧,给村里的人裁衣服,村里拿的情意,比和挂面、鸡蛋、山里的水果,日子过得比一般农民家庭要稍微好一些。

母亲不但饭做的好,家里更是收拾的干干净净。

那个时候干部下乡是吃大队派饭的。干部吃一天饭,要给社员交五毛钱二两粮票,到年底,大队再按照干部吃一天饭补二斤粮,一斤麦子一斤玉米或谷子。

公社的干部、还有驻队的干部觉得我家收拾的干净、饭又好吃,便与大队干部商量,要一直在我家吃饭。大队干部考虑后决定:驻队的派饭,公社下来干部在我家吃。

这样,使我们认识了不少的公社干部,包括公社的主任和书记。

而母亲的手巧、善良、能干、干净便在整个公社传了开来。以致包产到户、分田单干将公社更名为乡后,在若寺湾村驻村干部任宏亮便一直吃住在我家。

母亲由于善良,使自己受了很多委屈。

一九八O年,我在城里上学,(星期六下午学校是放假的,让学生回家),我骑着自行车回到了村里时,一个一起耍大的告诉我:母亲昨天让嫂子打了。

回到家里,母亲正坐在板凳上纳鞋底。我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母亲告诉我,因为她在柴垛窝子里收了一个鸡蛋,嫂子骂她说是收了嫂子家的,她拿鸡蛋给嫂子,嫂子便打了她。

母亲说:也没有打疼、没有打伤。让我不要管。

太阳快落山时,嫂子回来了。我拦住问是怎么回事。不料竟开口骂我,还叫着母亲的名字骂母亲。我便怒火攻心,三下五除二打了她一顿。

入夜,二哥放羊回来的晚。吃完饭后,母亲在灯下纳鞋底,弟弟在炕桌上写字,大哥进门质问我为什么打他老婆。我说咱兄弟俩到外面说走。

俩人到院子中,我便开打,将他打到服帖。

我说:“媳妇不孝是儿的过!你要是能管住你老婆,她咋敢骂咱妈、打咱妈?你不管你老婆、管不住你老婆,我替你管!再让我听见说你老婆骂咱妈,我就把她打成半瘪子”!

不久,大概是第二年,哥、嫂在村子前面打了一孔窑洞,搬了过去。而院中的这一孔窑洞因为分给了他,便空锁着。

那天打了那两口子后回到窑洞里看见母亲一直在哭。我给母亲说,你辛辛苦苦把我们养大,我们没本事让你吃好的穿好的,但我有本事不让你受外人欺负。

因为我性格豪爽,在城里上学时与几个同学关系处的好,他们都是当官的子弟,家庭条件好,跟着几个会武术、有功夫的师傅学武术,我便也抽空去学一些,再加上常常陪他们练,多少也学了几招,跟一般人打架根本不在话下。

一九年,分了田单干了。

我们家分了好好坏坏七十来亩地。母亲和二哥便辛辛苦苦做务自己家的地。

这年,我高中毕业,虚岁十七岁。 ​​​

有时还会发出颤音?

我以前是一个很害羞的姑娘,小学的时候上课回答问题都要脸红的那种,其实内心特别丰富,跟熟人聊天很有梗,但就是怕别人看我。

后来上初中,觉得不想浪费自己硕大的脑洞,就报名参加广播站做编剧,谁知道搭档的主持人第一天就跑路了,差两分钟开播,站长看着我说,你来吧,你的稿子你熟悉,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就硬着头皮上了,就一个人对着麦和一堆设备,紧张也是紧张的,但因为确实是熟悉稿子又不被一群人盯着,播出很顺利,反响也不错,自此直接替下了那个主持人,自己找素材写稿挑音乐,自己播出,成了个一体机。

后来大学里以此为经验,顺利接下了几场辩论和晚会的主持,有时候也兼职幕后,这个时候其实我也有点紧张,尤其是辩论赛主持,怕接不下双方的梗过渡太硬,怕临时出状况压不住场。

啰嗦这么一堆,总结一下我的经验,先从播音啊讲书啊这种活动开始磨练自己,对公众发布,很多人对着麦克风会紧张到麦前僵硬,这种紧张会慢慢消失,同时公众给予的好的反馈会增强你的自信心,当你能够自信流畅地对着听众侃侃而谈时,可以试试上台了,准备充分,把座下群众都当作白菜,眼睛盯着一个不动的目标,阐述你的观点。

很多时候,你怕的是如果有人提问,我答不上来怎么办,如果有突发事件发生,我接不下去话怎么办,所以,准备充分很重要,这就需要你平时大量学习和阅读来累积自己的学识了。

初来乍到,一不小心啰嗦了这么多,不好意思了,嘿嘿。

做一个画家是什么体验?

做画家,我的体验是一个字或者二个词:爽!好爽!哈哈哈。真的,这是我的感受。

我学画至今己有40多年。于l1996年加入了美术家协会江苏分会会员算起也有二十多年了.我的理解是入省美术家协会才能称得上"家"。尤其是我的作品出现在画展中,收集在画册里,或者举办个人画展、书画联展供人们参观学习时,作品在媒体刊物上发表分享时,出版画册、挂历、台历及邮政明信片等等宣传品发送给友人们时,那种感觉特别特别的好.成就感让人兴奋。再有认识和不认识但喜欢我,喜欢我画的人,"大师大师""刘老师长刘老师短"亲切的一喊,我便特别兴奋特别高兴,立马老酒多喝大画册或者作品乱赠。🤔

这个真的是我的切身感受。画画人大多是直率个性,性情中人。所以我的朋友圈很大,一些官员企业主私营老板都很喜欢我。渐渐的变成了知已,他们便会主动邀我去为其公司办公地进行书画设计和布置,也就有了更多的展示机会和书画布置收入。这样又多了一种满足感。顺便分享一下我的几幅作品和出版的画册,让朋友们同道们喜欢!

《青山新雨后》刘庆浩 作

《北戴河奇松》刘庆浩 作

《阳光总在霜雪后》刘庆浩 作

《岁月静好图》刘庆浩 作

《柳岸晓风》刘庆浩 作

《生机勃勃图》刘庆浩 作

《知足常乐图》打庆浩 作

《平安之作》刘庆浩 作

《春消息》刘庆浩 作

《任尔东西南北风》刘庆浩 作

出版社为其出版的《书画家一一刘庆浩》大型画册。总策划:董魏。

20220427于江苏无锡古运河畔翠竹居

相关文章